身边的红十字
援疆医师谢军:医者仁心援疆情

  今年9月,上海市静安区中心医院(上海市静安区红十字医院)新一批援疆医疗队员消化内科谢军医师、中医伤科徐洪亮医师、内科余海医师、麻醉科陶伟平医师赴疆开展援疆医疗工作。他们带着上海人民对新疆人民的深情厚谊和精湛的医疗技术,为少数民族同胞带去健康。

  近日,《百姓中国周刊》报道了我院援疆医师谢军救助当地患者的感人事迹,详见下文。

  “谢大夫吗?有个小患者,我们处理不了。您能来一下医院吗?”

  9月23日傍晚,谢大夫正在食堂吃饭,接到了巴楚县人民医院消化科医生的的电话。他立即放下碗,穿好衣服,就往医院走。

  谢大夫到了消化科,见患者大哭大闹,家长急得满头大汗。医生在旁边也束手无策。他一边耐心地安慰家长,一边详细了解患者情况,果断做出决定:马上做肠镜。

  为什么做肠镜,不做胃镜呢?消化科的医生感到十分疑惑。谢大夫认为,患者上午误吞了一块钱的硬币,过去十几个小时了。按时间推算,硬币早已经到达肠道了。他考虑患者才三岁,不会配合医生,应该打麻醉,做肠镜。

    今年9月,上海市静安区中心医院(上海市静安区红十字医院)新一批援疆医疗队员消化内科谢军医师、中医伤科徐洪亮医师、内科余海医师、麻醉科陶伟平医师赴疆开展援疆医疗工作。他们带着上海人民对新疆人民的深情厚谊和精湛的医疗技术,为少数民族同胞带去健康。

  近日,《百姓中国周刊》报道了我院援疆医师谢军救助当地患者的感人事迹,详见下文。

  “谢大夫吗?有个小患者,我们处理不了。您能来一下医院吗?”

  9月23日傍晚,谢大夫正在食堂吃饭,接到了巴楚县人民医院消化科医生的的电话。他立即放下碗,穿好衣服,就往医院走。

  谢大夫到了消化科,见患者大哭大闹,家长急得满头大汗。医生在旁边也束手无策。他一边耐心地安慰家长,一边详细了解患者情况,果断做出决定:马上做肠镜。

  为什么做肠镜,不做胃镜呢?消化科的医生感到十分疑惑。谢大夫认为,患者上午误吞了一块钱的硬币,过去十几个小时了。按时间推算,硬币早已经到达肠道了。他考虑患者才三岁,不会配 合医生,应该打麻醉,做肠镜。

   今年九月,他响应组织号召,赴新疆巴楚县援疆。在巴楚县人民医院工作仅四十天,谢军参与急诊会诊5次,成功帮助老年患者取出了误吞羊骨头和鱼骨头。

  谢军医治患者病痛的同时,还承担了传帮带的任务。他带了三位徒弟,并根据徒弟的工作需要,因材施教。例如,三个徒弟中,两个徒弟是医院中医科的大夫,他便教她们学习肠镜及内痔硬化剂治疗技术。而另外一个徒弟是消化内科的大夫,他则教他胃黏膜下切除术。

  谢军说:“我们援疆带来的精湛医疗技术和先进理念,不仅仅限于解除患者痛苦,还要让当地医生的医疗技术水平持续提升。”

   援疆时,谢军在上海市购买了2000多元药品。他在诊治过程中,全部无偿赠送给了贫困患者。他每次跟着医疗队下乡义诊,都要买油买鸡蛋买面粉,满满地堆在车后备箱。

  医院领导说:“谢大夫,您下乡义诊,又不在乡下常住,买那么多日常生活用品干什么?”

  谢军只是笑笑。

  到了乡下,做完义诊,谢军就跟当地卫生院的医生商量,他想去大病患者或孤寡老人家看看。谢军援疆的时间短,参与下乡义诊四次,却捐赠了5000多元物质。

  一位接受谢军义诊、又收到捐赠物质的乡亲伸出大拇指,夸奖道:“谢大夫嘛,上海专家嘛,太好得很!”

 

(转自:《百姓中国周刊》)

 


发布日期:2021/12/14 10:34:15

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068号